1. 预约参观
  2. 一键拨号
  3. 精彩视频
  4. 全景社区
  5. 好朋友照护
  6. 专业呵护
  7. 全国连锁
    养老社区
  8. 乐泰活力
    养老生活
> 返回社区故事

居民回忆录 | 日本宣布投降后 我仍在打鬼子

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建军90周年大会上指出:1927年8月1日南昌城头一声枪响,像划破夜空的一道闪电,使中国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。90年来,人民军队历经硝烟战火,付出巨大牺牲,取得一个个辉煌胜利,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伟大的历史功勋。习总这话说到我心里去啦。回想起我1945年参加八路军,那些连年的艰苦行军、奋勇打仗,大小战斗打了一百多次,有几次战斗打得非常艰苦,牺牲惨烈,至今难以忘怀。

抗战时期留影

日寇投降后的一场“抗日战争”

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布战败无条件投降,但鬼子兵龟缩据点不向我八路军缴枪。打惯了游击战的八路军,就硬着头皮改打攻坚战。我所在冀察军区新二团奉命攻打保定以西30公里的满城。9月上旬一个夜晚,一切准备就绪,开始用土办法“土坦克”攻城!我们把炸药包摆放在小推车上,用湿棉被盖好(可以防弹),把小车推到敌城门处引爆。只听得轰隆巨响,火光冲天、浓烟滚滚,城门楼连同子、伪军都灰飞烟灭。这时冲锋号响起,突击队纵身跃起冲进了敌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城内的伪军。往日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鬼子,一部分倒在了血泊里,一部分比兔子跑得还快,退缩进兵营,等候保定开来的三辆坦克接应,才得以抱头鼠窜,逃之夭夭。满城之战打死不少鬼子,全歼了伪军,缴获了枪械,解放了满城县,总算出了口恶气,解了心头之恨。

 

营长在双流村阻击战中牺牲

南口以西有一个小村庄叫双流村,1948年之初,我所在晋察冀军区三旅七团二营在此打了一场空前艰苦的阻击战。当时农历新年临近,部队经过一个多月外线战斗,准备撤回根据地休整。晚上睡觉之前营长郝庆德说:“我们今年是死不了啦!”那个年代,作为一名革命军人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倒在战场上,为国捐躯。但是,就在“好营长”说这话的第二天,敌人调集一个军精锐部队猛扑过来,企图消灭我三旅主力,先就把我们全营压制在双流村内。我们身后是正在后撤的全旅主力,有后方机关,有全军辎重,一旦敌人突破了我们的防线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情况危急,全营官兵下定决心绝不让敌人前进半步!正面之敌一个师,像潮水般一股一股地涌来,又一次一次被我们打了下去。战士们的子弹很快打光,只能靠刺刀、手榴弹和敌人拼杀。持续了两三个小时激烈而艰苦的战斗,终于胜利结束了。第二天早晨全营在村口集合,战士们才知道我们的营长在昨天战斗中英勇献身了。营长郝庆德河北完县人,身材高大魁梧,治军严格,一丝不苟;平时和战士有说有笑,和蔼可亲,爱兵如子。他曾带领全营打过不少硬仗。在寒风刺骨的凌晨,一片抽泣声,突然有人高喊:“好营长永垂不朽!”全营官兵满怀悲愤默默行军在返回根据地的路上。

 

在第三次应县总攻中负重伤

1948年春,我军由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,晋察冀军区精心策划了察南战役(过去有个察哈尔省),要把得而复失的张家口夺回来。我们纵队奉命挥师东进,把大同南面的应县团团围住。应县是大同外围重要据点,易守难攻:城墙高大坚固;城墙内有数不清的暗堡;护城壕又宽又深,壕内是一人多深的稀泥。黄昏时分部队到达应县外围指定地点,趁着夜色挖战壕构筑掩体,为总攻做准备。第一次总攻由于登城的云梯被敌人炮弹炸断而未成功。第二次总攻的突击排登上了城,但后续部队未及跟上,全排都牺牲了,又未成功。第三次总攻由我们营担任突击任务,冲锋号一响,尖刀连和营指挥所迅速跃出战壕,猛虎下山一般扑向敌城。当我们冲到护城壕时,发现壕沟里满是战友遗体,几乎要把护城壕填平。我们满怀悲愤之情越过战友尸体,登上敌城,解放了应县。当部队向纵深发展扩大战果时,我负伤了,伤得比较重,当即包扎,被送下火线,送进救护站,然后转送到后方山区的白求恩野战医院治疗。一连数日我脑海中反复出现跨过战友尸体登上敌城的情景。

冯叔叔在泰康之家申园家中

那些年轻的战友们,为了胜利,为了消灭敌人,用自己宝贵的生命和年轻的躯体,为我们铺平了前进的道路,为共和国的诞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时至今日,每逢我想起当年的情景,心中都有说不清的凄楚。

安息吧!亲爱的战友。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名字,但你们为党为人民英雄献身的精神,将永远铭刻在我心中!

文:申园居民 冯玉崑